当前位置:中国城乡环卫网首页 >> 国外动态>> 内容
澳大利亚垃圾分类几十年,垃圾处理仍犯难
2018/9/10 0:00:00 来源: 环卫科技网   责任编辑:中国城乡环卫网

  作为城市精细化管理世界级难题的重要环节,垃圾综合治理受到诸多国家的重视。多年来,澳大利亚在这个领域作出了不少努力,他们的实践和面临的困扰或将带来一定的启发。

  丢弃垃圾不简单看“日历”、守规矩

  澳大利亚很早就开始推广垃圾分类。各州的资源回收率一度持续增长,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以维多利亚州为例,该州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4年度,该州资源回收率达70%,废弃物回收一年产生了22亿澳元的收入,还创造了8000多个就业岗位。

  资源回收率的提高,离不开严格的垃圾分类制度。在澳大利亚,垃圾主要分为可回收利用垃圾、不可再生利用垃圾、园林有机废弃物垃圾三类。

  无论是独栋房屋还是居民公寓楼,每栋楼通常都有红、黄、绿三色盖子的塑料垃圾桶,当地政府会有规律地安排不同垃圾的回收时间。居民按照社区分发的“垃圾日历”上标注的日期和颜色,了解每天收集的垃圾种类。人们通常在前一天晚上或当天清早,将这种颜色的垃圾桶拖放到家附近的马路旁边或指定的位置,下午再将已经清空的垃圾桶拖回自己家。

  红色垃圾桶主要用于放置不可再生利用垃圾,如厨余垃圾和普通生活垃圾等;黄色垃圾桶主要放置可回收利用垃圾,这类物品上通常都标有三角形可回收标志,如废纸、纸箱、铁罐、铝罐等;绿色垃圾桶则主要放置树叶、杂草等园林有机废弃物。

  家具家电、化学物品、危险品、放射性物品等不能丢弃到上述三种垃圾桶内。人们若想丢弃这些物品,需要自行把它们运送到可回收中心,按照定价付款,才能处理这些垃圾。此外,装修房屋也需要提前向垃圾公司付费申请专用的垃圾桶。

  很多社区会定期举行“二手集市”,人们在路边摆出自家不再需要的床垫、沙发、柜子、家电、儿童玩具等。不少东西还很新很干净,家电上则会附着“可以正常使用”的纸条,意在提示有需要者可以取走。这个做法既帮助了有需要的人群,又可以为自家节省一笔垃圾清理费,可谓一举两得。

  在澳大利亚,不仅家庭垃圾需要严格地分门别类丢弃,在写字楼、校园、商场、公园等公共场所,通常都会同时摆放可回收利用垃圾、不可再生利用垃圾两种垃圾桶,随意乱扔垃圾者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以新南威尔士州为例,根据该州1997年颁布的《环境保护执行法》,随意丢弃熄灭的烟头、饮料瓶盖等小件垃圾将面临80澳元的罚款; 随意丢弃一般垃圾将被罚250澳元;随意丢弃会对环境造成威胁的垃圾,如点燃的烟头、注射器等将面临高达450澳元的罚款。

  收集来的垃圾都会进入城市资源回收中心,并在其中进行分拣。可回收垃圾运往各类专门的处理厂进行再生利用。大件废物除可再利用的外,通常破碎后与普通垃圾一起处置。危险废物由专门单位处理。绿化废物收集后进入当地的绿化废物处理中心,通过堆肥产生有机肥料,破碎产生的木块通常作为覆盖用料,用于儿童室外活动场所地面铺设、乔木植株周围的覆盖等。由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普通垃圾通常采用填埋处置。

  垃圾填埋场变奥运村,展现垃圾治理决心

  2000年,澳大利亚举办了悉尼奥运会,当时兴建的奥运村被各国媒体誉为“史上最绿色的奥运村”。

  人们后来才知道,那个环境优美的奥运村过去曾是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对垃圾填埋场进行大胆改造,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澳大利亚人妥善治理垃圾问题的决心。

  更名为奥林匹克公园的奥运村位于悉尼市中心以西约30公里、帕拉马特河上游的霍姆布什湾。如今,那里游人如织,绿树成荫,看不出一丝垃圾填埋场的影子。

  20世纪初期,那个地方曾经砖厂林立,后来又建立了许多的化工厂,成了工业区。随着工业发展,整个地区的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土质、地下水被严重污染。其中,无序的垃圾填埋成为造成环境恶化的罪魁祸首。1993年,悉尼申奥成功,悉尼市政府当机立断,决定在这个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垃圾填埋场上修建奥运村。1995年,澳大利亚奥委会协调委员会正式成立,负责统筹奥运村的建设、开发和管理。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要改造900万立方米的垃圾层。

  当时,整个地块不仅地下埋着垃圾,地上还立着数十座由废弃物堆积成的小山。为了彻底改造环境,政府投入了23亿澳元的巨资。由于当初垃圾堆放遍布方圆400公顷的地区,垃圾种类繁多,工作人员不得不在每50平方米就进行一次钻井取样,送回实验室以分辨该地区的垃圾种类。

  此外,对于约400吨的化学垃圾,专家分析讨论后,决定用碳氢化合物封闭并标示为化学垃圾进行二次热解析。随后,将绝大部分焚烧过的垃圾移走并封闭成土堆,堆砌在一起。然后,用黏土层将这些土堆覆盖,并将表土层覆盖到黏土层上,再确保长时间的监控。最后,在表土层上种植树800万棵树木,利用植物的根系涵养水土、净化水质,利用叶子净化空气,将其改造成一座青山。

  当地著名的民间环保组织“守护土地”曾专门为悉尼奥运会组织了大规模植树活动,很多学生、市民、公司职员和政府官员利用周末乘着火车,自带食物前来植树。就这样,昔日令人头痛的垃圾废墟,成了世界著名的绿色奥运村,也成为当地环境改造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兴建焚烧厂怕污染,人工智能太昂贵

  经过多年的“培训”,澳大利亚人如今已经习惯了生活中这些不同颜色盖子的分类垃圾桶。但是,良好的分类习惯只是第一步,后续对垃圾的处理同样至关重要。尽管各州环保局都对垃圾填埋处理严格监管,但有的城市为了自身利益,会“偷偷”进行跨省的垃圾倾倒。

  近年来,澳大利亚人逐渐认识到,土地资源有限,填埋并非长久之计。垃圾综合治理遇到问题,该如何妥善解决?

 

  在维多利亚州,有官员提案建立垃圾焚烧发电厂。方案建议政府在墨尔本西郊建造一个价值2.2亿澳元的垃圾发电厂,通过焚烧垃圾来发电,从而减少大约90%的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围城”。不过,研究表明,每燃烧100吨垃圾将产生约3吨灰尘,焚烧过程还会产生含有有毒金属的扬尘,必须作为危险物填埋处理。

  根据迪肯大学危险材料学讲师 Trevor Thornton的说法,近年来,垃圾焚烧发电厂对污染控制能力明显提高。“以前,焚烧炉因为脏且没有监控所以臭名昭著,污染控制设备也不够好。”他说,“但是现在,焚烧设备以及去灰尘的技术都改善了。扬尘在哪里被处置、如何处理,都比以前精细得多。”

  这一提案遭到了与墨尔本相邻的新南威尔士州的抗议。当地环保局认为,兴建垃圾焚烧发电厂会不可避免污染到本州的空气。

  除了建焚烧厂,有研究人员提出,最有效的做法是迫使制造商在产品中采用可回收设计,将传统的“线性经济”(制造、使用和扔掉)转变为“循环经济”。其中,包装最为关键,它应该是简单且容易识别的,能让有自动分拣机械的回收工厂不用再处理混杂或者黏合在一起的各种材料。

  在美国,一些垃圾回收企业采用人工智能完成垃圾分拣。机械手臂每分钟可以分拣80次,而最高效的工人只能每分钟准确分拣30次。不过,这套系统价格昂贵,在澳大利亚,并非中小型公司都能用得起。

  此外,有澳大利亚媒体认为,政府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没有把钱“花在刀刃上”。

  据澳大利亚《时代报》报道,维多利亚州各地市政厅和垃圾处理厂填埋每吨垃圾都要向政府缴纳63澳元的垃圾税,而市政厅通常将这项支出转嫁给纳税人。比如,惠特尔西市政厅每年都向该市的每户家庭征收44澳元,以填补这项支出。惠特尔西市政厅议员拉利奥斯一直强烈反对垃圾税。她说,这是一个骗局,政府从没有把这笔钱用在应该用的地方。

  垃圾税旨在减少垃圾填埋和鼓励不断创新垃圾回收技术。这笔款项被政府冠名为“可持续发展基金”,但是历届州政府都没有动用这笔资金,州审计部门正在调查其中的原因。

 

  在垃圾治理的路上,澳大利亚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但仍需继续创新,应对新情况、新问题。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城乡环卫网(http://www.cncxhw.com)
发表评论 已有0位对此文章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